反传动态

云南传销“反杀人”案:受害者是谁?_出局老总反传销

作者:admin 2020-03-26 我要评论

9月11日,云南省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,发生反杀人案的房屋大门紧闭。本版图片/新京报记者段瑞超云南省检察院表示,已派专人赴楚雄州指导办案,调查被告人是否有防...

9月11日,云南省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,发生反杀人案的房屋大门紧闭。本版图片/新京报记者段瑞超 云南省检察院表示,已派专人赴楚雄州指导办案,调查被告人是否有防卫情节 事后,警方发现这是一个传销组织的据点。案发时,只有犯罪嫌疑人张世才在场。根据他在法庭上的供述,被害人王冠平是他的“上司”。他先抓住王冠平的脖子,奋力反抗,用绳子勒死了王冠平的脖子。根据尸检报告,王的死因是“勒死造成的机械性窒息”。 33岁的王冠平在事发19个月前,从湖北黄冈山区来到传销组织楚雄。事发前20天,28岁的云南保山人张世才也被骗到该地区。 在传销组织中,王冠平是“主管”,张世才是“重点监控对象”。现在,前者是受害者,后者是嫌疑人。 2018年1月21日,张世才背着一个深棕色的皮包和一个灰白相间的手提箱,被一位老乡骗到楚雄开发区德江路一栋四层楼的房子里。 随后的20天里,张世才受到威胁、殴打,被迫向亲友要钱购买传销产品,但他拒绝了。所以传销组织把它作为关键控制对象,监控者是王冠平。 据张世才的母亲说,他多次试图逃跑,其间被打了五六次,“一个领导用烟灰缸打了他的头和肋骨好几次。” 这所房子的邻居、广告公司老板石先生说:“通常我只听到大楼里的叮当声。我还以为是房东在装修呢。” 12月21日,张世才和母亲通了电话,母亲说:“快过年了,快回来了。”。张世才只说“两天后回来”。母亲听到了张世才身边男女的声音,却不知道他被困在传销。 临近春节,传销催促张世才向亲友要钱购买传销产品。张世才逃离传销的强度和频率也有所增加。 2月10日一大早,张世才和主管王冠平到卫生间上厕所。张世才向警方供述,在厕所里,王冠平再次要求张世才参加传销,并侮辱、威胁张世才。张世才给王冠平1万元让他走。王冠平不同意。 事发后,张世才向警方交代,王冠平在争执中首先动手并抓住他的脖子。他开始反击,从身上穿的蓝色外套的边上扯下一条蓝色腰带,用腰带勒住王冠平的脖子,并强行将腰带的两端套在王冠平的脖子上。 张世才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说,“后来,张世才从前面把王冠平摔倒在地,王冠平仍然抓住他的脖子。张世才主动说:“你放开我就放开”,王冠平还是不同意,掐脖子的行为还在继续 张世才坦言,王冠平在地上挣扎。僵持了十多分钟后,他松开手,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。”我想他可能已经死了。” 王冠平当场死亡。尸检报告说,死亡原因是“因勒死导致机械性窒息”。但张世才后来的伤情鉴定显示,其右颈皮肤呈红色,面积为2.0cm×1.5cm。 离开浴室后,张世才给父亲发了一条信息,说他过年不回家,“杀人”。 2月10日凌晨3点,张世才下了滴滴订单。司机到了,给张世才打了两次电话,都挂断了。司机以为是恶作剧就走了。后来,张世才通过短信联系滴滴司机,要求报警。 滴滴司机向警方通报了张世才的位置和描述,“房子外墙上有楚雄飞马的广告牌”。接到报警后,该市辖区警方赶到现场,逮捕了10名传销团伙成员和6名受害人。 张家的房屋是典型的农村房屋,外墙为白色,边缘为绿色琉璃瓦。现在是2011年左右。张世才的父母乞讨儿媳,拿出毕生积蓄盖起了新房子。”他们向两个信用合作社借钱,但仍欠着钱。” 张家全家只有一亩半的农田。农田的产量连一家四口都不够。山区有两棵茶树,每年只能带来三四千元的收入。张富说,“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只能依靠农民工。” 1990年出生的张世才,家里经济条件很差。小学毕业后,他离开学校回家帮忙干农活。起初,他的主要任务是喂猪。张世才16岁时,父亲开始带他外出打工,“在工地上盖房子” 张世才的表弟说,为了给儿媳省钱,张世才戒烟了,“没打牌”,然而,28岁的张世才的目标还是蒙在鼓里,他已经是当地农村的一名大四青年了。 后来,张世才遇到了一个住在保山楚雄的女孩。”女孩说她病了,让他去楚雄看望她,“张妈妈说,去楚雄之前,张世才刚从江苏回到老家。”我在那里一分钱也没挣。我打算在昆明工作一段时间,为春节挣点钱。” 农历正月初四,张世才在网上买了一张昆明到楚雄的车票,“10点40分的车,再也没回来过。” 2月10日,张的父母又听说了儿子的事。当时,张世才已经勒死了王冠平。”他给他父亲发了短信。” 张福一开始不相信。他到派出所了解到,当时离2018年春节不远了。张家人过了一年没有过年的味道。 后来,张世才的父母买了去楚雄的票,在看守所见到了张世才。”我看见他就哭了。我说我被骗了。我一直在哭,“在20分钟的见面会上,张世才没有忘记告诉父母工作所欠的钱,只是大部分时间他哭了,张妈妈事后后悔了。在那次会议上,她没有问她儿子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? 案发地云南楚雄至王冠平居住的湖北省黄冈市习水县蒲树村,最快行程约10小时。 16岁时,王冠平初中辍学,开始外出打工。工作的第一站是武汉,“在工地当水电工”,他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湖北、山东、广东等地度过,直到最近才去了云南。 在表哥王同生眼里,王冠平一言不发。”他不是那种对钱有强烈欲望的人。他记得表哥曾经对他说,人的能力是有限的,他们不是赚大钱的物质,更不是一夜暴富。 王同生回忆,为了掌握更多的谋生技能,王冠平在山东省一所挖掘机学校学习了3个月,在他的印象中,弟弟很老实,“文质彬彬,怕事” 2009年,王冠平在深圳打工,娶了一个在服装厂认识的女孩。他父亲王明芳觉得日子好过了。”他们总是寄钱回家,有时几万或几万。”王明芳不愿意花这笔钱。他在儿子结婚时还清了债务,同时买了便宜但时髦的家用电器和家具。 王明芳唯一的遗憾就是儿媳的胃没有动。王明芳后来才知道,因为他没有钱给媳妇治病。直到结婚七年,这对小夫妻才有能力培养下一代的生命。 2016年5月,王冠平的妻子怀孕,但他离开家人到云南工作。王同生回忆说,他去云南时,家人开始和他联系。同年10月,他与他失去了联系。”当他成为父亲后,他无法与他取得联系。” 孩子满月后,王冠平的妻子受不了日复一日的等待,回到湖北省奇春县母亲家。 在失去联系19个月后,王的家人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入传销的,甚至在警察打电话之前,他们也不知道王在外面做什么。 2018年2月10日,楚雄警方通报王明芳,其子王冠平在当地被勒死。楚雄州司法机关没有透露王冠平是如何进入传销的。当王明芳再次见到儿子时,他一直躺在楚雄当地殡仪馆的冰柜里,“冻成了一个冰块” 今年3月8日,王冠平的骨灰由父亲王明芳从楚雄带回。骨灰没有在家过夜。离家两公里的桑昌成了王冠平最后的避难所。根据当地习俗,60岁以前死亡的人没有资格安葬在祖坟里。 王明芳猜测,儿子2016年5月离家后,他应该被传销控制,“否则,即使知道媳妇要生孩子,他也不会和家人联系。” “我们联系不上他,他也联系不上我们”,王同生说,他听说传销是对熟人撒谎,但至少在王冠平那里,没有亲戚朋友被他骗到云南做传销。 对于媒体的报道,王冠平“自称王老板”,是“先打人”的传销组织的主管,王同生说:“我不知道这些说法的真实性,但我相信他也是传销组织的受害者。” “我不相信他是第一个打败别人的人。他死了!你做了什么?你想说什么?”王说如果我们不想要钱,我们就要惩罚杀害他的人!” 9月6日,云南省检察院宣布,已派专人赴楚雄州指导办案,调查被告人是否有防卫情节。调查结果尚未公布。 8月17日,楚雄市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,分别判处该案共犯李闯有期徒刑2年和有期徒刑1年6个月。 出局老总反传销联盟(QQ : 请看网站客服 劝返电话 微信 请看网页客服专栏扫一扫联系我们)专注于劝返传销受害者,提供寻人找人解救和反洗脑劝说!揭露传销真相,戳穿美丽谎言,铲除经济邪教,共建和谐社会!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如本站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您及时联系我们。

相关文章
  • 15岁的女孩在广西误入传销组织南昌警方

    15岁的女孩在广西误入传销组织南昌警方

  • 15岁的女孩在贵州怀疑,南昌今天传销张

    15岁的女孩在贵州怀疑,南昌今天传销张

  • 15岁的女孩没有上月回国嫌疑人夹在南昌

    15岁的女孩没有上月回国嫌疑人夹在南昌

  • 防骗预警

    防骗预警